既然全都留不住

好希望斗真也能得一次日本奥斯卡的最佳男主,会的会的,加油。


某日所画 将会成真

本想一直欢笑着度过
明明渴望心怀坦率
但是 脱口而出'已经不是那么回事了'
急速穿行而过
迎面袭来风的牵扯
左右摇曳
平衡瓦解的同时
我们却在这里
脱离轨道 向外追逐
梦想 梦想也渐渐凋零
要在哪里紧急降落才好 不知所措
若是化作粉末 混杂香气
飞向你的本源
那时我将无所顾忌地深呼吸

可是我更爱你

周乐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孩,他也没有钱也没有耐心去讨好别人。一直讨人厌也不是,后来他长大了就不再总出现在人前了。周乐过得还不错,赚的钱够吃够用,宅男一个。
有一天他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个很高的男人,看起来二十岁出头,大男孩,睫毛很长,骨节漂亮。周乐喜欢男人,偶尔也看片后做些激烈又碎片一样的梦,可是这次梦见的男人周乐没见过。那怎么梦见的。可能是之前的哪天哪天曾经在马路上见过,悄悄被潜意识记住了。
周乐醒了还挺高兴,虽然梦里两人没干什么。周乐觉得挺好的,他挺喜欢这个男孩,挺期望再梦见他。他给这个高个短头发男孩起了个名字叫孟贱尼。
梦里边孟贱尼问他借了一个优盘,说一会还他。周乐就借他了。夏天中午太阳光很充足,在一块没遮没挡的空地上。周乐微微抬头看着孟贱尼,心跳脸发热,赶紧稳稳心神认真看对方眉头中间。
接着在路上周乐看见孟贱尼就喊了他一声,孟贱尼和几个人一起走,听见有人叫他就回头看,看见周乐后大声回了一声哎。周乐过了一会就接到孟贱尼的电话,说下雨了让他去接他一下。周乐就穿着双拖鞋打伞去接他,是个挺空旷的大厅,孟贱尼还牵了一只小白狗。小白狗在大厅里叫了两声,特别响。周乐有点慌,外边雨停了。两人一狗站在大厅门口,周乐一抬头刚好看见孟贱尼也在看他。孟贱尼耷拉着眼皮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说那我走了。周乐不知怎么就跟在他后边,两人隔了五六米远。
后来好像是两人在一块儿看电影,周乐半个人都靠在孟贱尼身上。等电影结束了,周乐起来,身后的孟贱尼说,你可压死我了。可没一会就变成了在公交上孟贱尼头靠在他身上了。孟贱尼睡得迷迷瞪瞪的。
后来还梦见两人在海边,周乐用手玩沙子,不知道怎么嘴里就弄进沙子了。孟贱尼一边笑他一边往车那走,周乐一抬手蹭了他一脸沙子。
好像还听见孟贱尼唱歌了,唱的是光良的第一次。
后边的模模糊糊的忘记了。好像又下雨了,又好像是晚上路灯下周乐又偷偷跟在孟贱尼身后,好像两人还一起吃饭来着,好像点了烧茄子和毛血旺还有个凉拌皮蛋。
最后快醒的时候是周乐自己在火车上,突然听说孟贱尼结婚了还生了个儿子。然后火车就地震了,一下子黄昏的光黄黄的特别明亮像沙漠一样。周乐冲进很多门里,一拉开门就冲里边大喊,你看见个大概那么高的男孩乐吗。你看见个大概那么高的男孩了吗。你看见个大概那么高的男孩了吗。
周乐醒了,心里有点亮又有点空。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,屋子里亮亮的黄得晃眼。周乐擦擦口水从床上起来往厕所走,厕所的洗手台镜子时三面围成的,恍惚间周乐看见三个自己走进厕所,亮得晃眼的阳光让周乐以为又回到了梦里。